早上7点,校园里仍是一片静谧,行政楼保洁员的身影已经出现在行政楼,一个多小时后,全身都湿透了,她们坐在角落里拿出自带的水杯喝口水,又提起大袋的垃圾从各个楼层拉到地下室。金文焕负责的是行政楼保洁区域,今年已经49岁了,虽然年纪大了,但工作从来不马虎,她对行政楼保洁工作情有独钟,她说:“俺是个农村妇女,就上到初中就不上学了,不明白啥大道理,但是在这儿干活让俺明白,要想干好一门活儿,你必须得喜欢上这份活儿,要是不喜欢,别人逼着你干,你完成任务了心里也不得劲不自在。”

雁过留声,人过留名,不能毁了自己的名声

       她见证了郑大新区的诞生与成长。2003年,行政楼投入使用后,金老师就是第一批保洁员之一。当时在行政楼做保洁的加上她也就只有十几个人,刚交过工的大楼卫生状况很差,很多建筑垃圾还没来得及清运,楼道内公共卫生还残留施工痕迹。她们硬是用批灰铲、牙刷、抹布一点一点的把整个大楼公共保洁区域擦拭的光亮如新。

       “每天就是拿着小铲子蹲在卫生间,一个缝一个缝的抠,蹲上两个小时,天气闷热,站起来整个人都是天旋地转的,可以说行政楼每一个角落都是我们保洁员用手抠出来的,整体卫生标准提高了,以后的日常保洁就有了标杆。我们农村出来的没什么文化,但是知道,既然选择了这一行就要干出点成绩,跟人家五星级酒店一样,让大家一进来就感觉干净清爽。”

       2004年,由于工作认真踏实,金老师被选为行政楼保洁组组长。成为组长后,她更是以身作则,率领着手下的十几名保洁员,起早贪黑辛勤工作,努力把工作做细、做精。行政楼每一个卫生死角她都熟记在心。“检查卫生就专门‘找点’就行了,有的是容易忽略,有的是不好打扫,保洁员想省事,有些是比较隐蔽,人不经常去不容易发现,把卫生死角清理干净了,基本上大面上效果就出来了。”谈起检查卫生。金老师很是有心得体会。“查到一个位置,我直接就让她把工具拿过来,我先给她打扫出来,告诉她就是要这个效果,这样就不用打嘴仗怎么干怎么提高效果了,我能干出来这个效果,她也能干出来这个效果。”她经常说,虽然我们都是农村妇女,但雁过留声,人过留名,不能毁了自己的名声。

领导不走,会议不结束,我就不下班

       行政楼承担着对外接待、各类会议等重要工作,卫生保洁是最为直观的印象。每逢重大任务,金老师总是坚持一个原则:领导不走、会议不结束,自己就不下班。

       第二届第三次教职工代表大会的时候,保洁员清晨5点多钟起来就往学校赶,拖地,下垃圾,并在卫生间点上熏香,放上洗手液和抽纸,所有环节都要一遍一遍检查确认,中午还要加班,保持卫生间卫生。会议结束后,再次进行打扫,等清扫完了才发现已经晚上7点了。所有保洁员都离开后,她还要在巡视检查一遍,确认无卫生死角才最后一个离开。对于工作,她总是强调责任心,没有责任心就干不好保洁这个工作。每天结束完工作,她都会召集保洁员开会,点评一天的工作,哪些地方做的好了提出表扬,哪些地方没做到位,提出改进的办法,没有什么冠冕堂皇的空话,就是摆事实讲道理,掰开了揉碎了的讲,接地气儿,保洁员都能听得进去,心服口服。

       当有人问她对这行政楼保洁工作有什么想法、工作累不累时,金老师自豪的说:“我没啥大的文化,但是做人的基本道理是懂得的,知恩图报,后勤给我们提供了工作的机会,我就得想着法把工作做好,让咱郑大的脸面变得干干净净。”

知冷知热,明白事理的好姊妹

       作为组长,不仅仅在工作上严格要求,在生活上跟保洁员们也亲如姐妹。行政楼保洁多来自周边农村,但是随着这几年的周边村长的拆迁,很多保洁员搬家到更远的地方。来去途中,花费时间更多,她总是在开会的时候一遍又一遍叮嘱,骑电动车的时候一定注意交通安全。工作地点远了,路上的时间长了,照顾家人小孩的时间就短了,难免会出现矛盾,她总是现身说法,交流经验,给大家出主意,既要照顾自己家里老人孩子,又要把保洁工作做好。

       保洁员家里有事需要请假的时候,她总是立即给管理员汇报,调班,自己顶上去。“谁家也不挂免事牌,都有有事的时候,农村红白喜事多,规矩多,甚至逢集逢会都有请假的,这个时候就得把时间错开,安排好替班。” 有的保洁员觉得来回跑太辛苦,工资也不高,家里拆迁也分了不少房子,吃穿用度都不愁,就想辞职,金老师就会找他们唠唠家常,谈谈心事,举举别人辞职回家的例子,往往是精神空虚,打麻将,生闲气,最后生病住院的例子,开导开导,保洁员心里解开了疙瘩,觉得说得再理,又打消了辞职的主意,高高兴兴上班去了。有一次,一名保洁员生病住院了,下班后,她就买了礼品,跑到医院去看望,让她安心养病。这样的事情不胜枚举,保洁员们都觉得她是一个知冷知热,明白事理,断得了家长里短公案的好姊妹,受了委屈,想不开了,也愿意找她倾诉。

       在很多人看来,保洁员不过是无足轻重的,社会地位也很低,她们匆匆走过,并无波澜,只是卫生打扫不干净的时候才想起来保洁员的存在。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,自己的轨道,不同的是工作,相同的是坚守。这是一种态度,只要坚守,无论大小,滚滚年华间,就有梦的实现。岁月如歌,也如醇酒,在遗落的时光里每个人都去努力寻找内心的归宿,找到自己的人生价值,在奉献中彰显品质的可贵,这也许就是流动年华里不变的坚守吧。